http://www.ynear.com

钢管厂:从“机会时代”到“经营时代”

1481.html">钢管厂:从“1377.html">机会时代”到“1377.html">经营时代”

“需求疲软、产能过剩,山东钢管行业由‘盛夏’走向‘寒冬’,钢企也必须转变生存之道,抛弃过去一味靠规模、靠产量的老套路,从头学‘冬泳’。”中国冶金规划院院长李新创说。

许多钢厂负责人认为,“冬泳”**基本的动作要领,是成本控制。

“2012年,面对全行业亏损的局面,武钢能够守住微利底线,关键在于实施低成本制造。”武钢集团总经理邓崎琳认为。每年仅长江运输成本一项,就要比沿海兄弟企业高出30亿元的武汉钢铁集团,在2012年的“寒冬”中居然实现利润17亿元。

以300万吨小产能跻身国内吨钢利润前十名的山东石横特钢,从堵塞“跑、冒、滴、漏”为主的勤俭办厂,正转变为员工积极参与的、依靠技术和管理提升推动成本降低。

改造工艺流程可以降成本。武钢炼铁厂打破传统的高炉“精料方针”,****限度地增加低品位杂矿及二次资源用量,使铁成本每吨降低约100至200元,全年控制成本约16亿元以上。

推广节能技术可以降成本,2012年唐钢本部利用二次能源发电25.3亿千瓦时,近三年能源成本累计降低40亿元。

此外,加强设备管理、减少备件消耗、减少企业库存,甚至缩减“三公经费”等,都可以降低钢企生产经营成本。

“对于钢企而言,成本的减法就是效益的加法,实际上,长期处于粗放式发展状态中的钢铁工业,也的确存在很大的改造空间,有许多潜在的利润增长点。”河北冶金工业协会副会长宋继军说。

李新创认为,自觉加强成本控制,是市场倒逼钢铁行业转变发展方式的起点。“成本控制有底线,要想从根本上提升钢企的生存能力,必须对原有的生产组织形式进行全面革新,,抛弃单纯以生产为中心的组织形式,转而构建经营效益****化的组织形式。”李新创说。

事实上,2012年全国大中型钢铁企业主业全面亏损,非主业发挥了“救命稻草”的作用,依靠非主业尤其是投资收益,80家重点钢企才实现微利15.81亿元。

“要在险恶的环境中走下去,钢铁企业就要将对标挖潜工作做到极致,将产业链延伸到尽头,将拓展新市场纳入发展战略,将衍生品运作为避险工具,将市场研究工作提高到新水平。”资深钢铁分析师薛和平建议。

“总体上说,在目前需求不足与供给过剩的市场格局下,优势钢企和劣势钢企将会加快分化,强者更强,弱者更弱,一部分‘弱不禁风’的企业将在大洗牌中被淘汰。钢铁行业已从一个1377.html">机会时代转向1377.html">经营时代,从过去的‘需求性增长’转化为‘竞争性增长’。”宋继军说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